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山西治白癜风的偏方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4 13:37:5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山西治白癜风的偏方,临沂白癜风遗传吗,江西白癜风能治吗,高青好的白癜风医院,安徽白癜风早期危害,山东根治白癜风的偏方,甘肃白癜风专家

[编者按]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1977年,积累了十年力量的人才从中国社会各个层面喷薄而出,汇聚到象征人类最高理性和成就的象牙塔——大学里。那个年代参加高考的人很多在后来成为各自行业中的翘楚,他们对于恢复高考有着深厚的感念。本文系作家王小波生前的高考回忆,最初发表于1997年第11期《三联生活周刊》杂志,收入散文集《沉默的大多数》。由北京新经典授权澎湃新闻使用。

1978年我去考大学。在此之前,我只上过一年中学,还是十二年前上的,中学的功课或者没有学,或者全忘光。家里人劝我说:你毫无基础,最好还是考文科,免得考不上。但我就是不听,去考了理科,结果考上了。家里人还说,你记忆力好,考文科比较有把握。我的记忆力是不错,一本很厚的书看过以后,里面每个细节都能记得,但是书里的人名地名年代等等,差不多全都记不得。

我对事情实际的一面比较感兴趣:如果你说的是种状态,我马上就能明白是怎样一种情形;如果你说的是种过程,我也马上能理解照你说的,前因如何,后果则会如何。不但能理解,而且能记住。因此,数理化对我来说,还是相对好懂的。最要命的是这类问题:一件事,它有什么样的名分,应该怎样把它纳入名义的体系——或者说,对它该用什么样的提法。众所周知,提法总是要背的。我怕的就是这个。文科的鼻祖孔老夫子说,必也正名乎。我也知道正名重要。但我老觉得把一件事搞懂更重要——我就怕名也正了,言也顺了,事也成了,最后成的是什么事情倒不大明白。我层次很低,也就配去学学理科。

当然,理科也要考一门需要背的课程,这门课几乎要了我的命。我记得当年准备了一道题,叫做十次路线斗争,它完全是我的噩梦。每次斗争都有正确的一方和错误的一方,正确的一方不难回答,错误的一方的代表人物是谁就需要记了。你去问一个基督徒:谁是你的救主?他马上就能答上来:他是我主耶稣啊!

我的情况也是这样,这说明我是个好人。若问:请答出著名的十大魔鬼是谁?基督徒未必都能答上来——好人记魔鬼的名字干什么。我也记不住错误路线代表人物的名字,这是因为我不想犯路线错误。但我既然想上大学,就得把这些名字记住。“十次路线斗争”比这里解释的还要难些,因为每次斗争都分别是反左或反右,需要一一记清,弄得我头大如斗。

坦白说,临考前一天,我整天举着双手,对着十个手指一一默诵着,总算是记住了所有的左和右。但我光顾了记题上的左右,把真正的左右都忘了,以后总也想不起来。后来在美国开车,我老婆在旁边说:往右拐,或者往左拐;我马上就想到了陈独秀或者王明,弯却拐不过来,把车开到了马路牙子上,把保险杠撞坏。后来改为揪耳朵,情况才有好转,保险杠也不坏了——可恨的是,这道题还没考。一门课就把我考成了这样,假如门门都是这样,肯定能把我考得连自己是谁都忘掉。

现在回想起来,幸亏我没去考文科——幸亏我还有这么点自知之明。如果考了的话,要么考不上,要么被考傻掉。

王小波作品《沉默的大多数》

我当年的“考友”里,有志文科的背功都相当了得。有位仁兄准备功课时是这样的:十冬腊月,他穿着件小棉袄,笼着手在外面溜达,弓着个腰,嘴里念念叨叨,看上去像个跳大神的老太婆。你从旁边经过时,叫住他说:来,考你一考。他才把手从袖子里掏出来,袖子里还有高考复习材料,他把这东西递给你。不管你问哪道题,他先告诉你答案在第几页,第几自然段,然后就像炒豆一样背起来,在句尾断下来,告诉你这里是逗号还是句号。当然,他背的一个字都不错,连标点都不会错。这位仁兄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一所著名的文科大学——对这种背功,我是真心羡慕的。

至于我自己,一背东西就困,那种感觉和煤气中毒以后差不太多。跑到外面去挨冻倒是不困,清水鼻涕却要像开闸一样往下流,看起来甚不雅。我觉得去啃几道数学题倒会好过些。

  说到数学,这可是我最没把握的一门课,因为没有学过。其实哪门功课我都没学过,全靠自己瞎琢磨。物理化学还好琢磨,数学可是不能乱猜的。我觉得自己的数学肯定要砸,谁知最后居然还及了格。听说那一年发生了一件怪事:京郊某中学毕业班的学生,数学有人教的,可考试成绩通通是零蛋,连个得0.5分的都没有。把卷子调出来一看,都答得满满的,不是白卷。学生说,这门课听不大懂,老师让他们死记硬背来的。不管怎么说吧,也不该都是零分。后来发现,他们的数学老师也在考大学,数学得分也是零。别人知道了这件事都说:这班学生的背功真是了得。不是吹牛,要是我在那个班里,数学肯定得不了零分——老师让我背的东西,我肯定记不住。既然记不住,一分两分总能得到。



往期精彩阅读在这里~

这个境界,世上只有1%的人能达到?

对女性在职场遭遇的性别歧视的一个社会学分析

吸引力原理:正面与反面

过自由的生活,做自由的人

在这个世界上随意行走

只有独立自足才能获得完整的人格

如果不是为了感受快乐,我们还有什么可活?

远离虚荣,过本真的生活

是告别文革思维的时候了

人与政治的关系就像蚂蚁与天相的关系

当我们告别生命

关于同性婚姻的提案

对东西方价值观的一个社会学分析

杨振宁为什么会认为“佛教是科学”

我已经可以离开战场了

仅仅看到具体的人群,人的生活是可怜的

独处使你的生活值得一过

让自己的生命始终处于爱与被爱之中

幸福与幸运是什么关系?

命如春花,不经意间已然飘落

论激情之爱的发生条件

人可以选择避开丑陋,直取美好

论生存的三种状态

精神之爱不仅可能,而且必须

我不就是一粒宇宙微尘吗?正视这个事实

人有无可能只活在精神世界?

为什么有人愿意陷入不对等的情感关系?

愿生命如诗

三位一体的关系有无可能?

直取核心的生活态度世界上有没有冷静的爱情?

让精神在万里无云的碧空自由翱翔

其实我们跟世界没有什么真正的关系

嫉妒唯一的功能是把人的心情搞成地狱

令人触目惊心的五个数据

意大利女人自杀事件点评

我的内心无限趋向于静

将身体的舒适和精神的愉悦确定为人生两大目标

柏拉图式的爱——残缺之美

武汉高校恐同标语事件点评

两情相悦是最美好的人际关系

最喜世间无法归类之物

保持激情直到生命终点

福柯就是那只黑天鹅:一个激动人心的证伪

如果没有一个游戏的心态,情何以堪?

人的生活应当包括抽象与具象两个层次

关于王小波的《黄金时代》

序言:王小波逝世二十年祭

“小波,中国的春天来了” | 李银河《春天读诗》深情纪念王小波

人要不要节制欲望?

摆脱痛苦的唯一良药是宏观视角

聊聊虐恋那些事 | 通过视频直播与你面对面

同性恋亚文化 | 通过视频直播与你面对面

谈谈女性的性权利和性愉悦

人生就是一场苦中作乐的游戏

爱就会受伤

“LIFE+”生活家演讲 | 我们为什么要读王小波?

在这个空旷的人生感受柔软与温暖

让生命被美和爱占满

痛苦与快乐

我想让余生就这么无所事事地过去

银河影评:《爱国者之日》

就像熊进了洞,婴儿回了娘胎

愿意在对美与爱的追求中度过余生

银河影评:《多米诺》

人生的兴趣点与人生的价值

空虚感越是强烈,就越想让生活变得充沛

人感到幸福时为什么会闭上眼睛?

别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活的纯度

爱其实只是灵魂的游戏

人生值得眷恋吗?

李银河:中国一定要把性教育坚持下去

人生苦短,当纵情去爱

以轻灵的心情去经历人生

">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滨州白癜风好治疗吗